兰州大学的人才流失要来的更早一些。《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6月刊登的《兰州大学:名校的焦虑》一文中透露:《兰州大学校史》称,1984~1985年间,兰大老师减少了255人,教师数量跌入谷底。20世纪90年代初,学校很多教师再度成批流向东部地区,教师数量从1991年的1321人降至1994年的1102人。从2000年到2004年,该校共流失副高职称以上人员近40名,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科带头人。

艺考最后的价值指向大部分仍然是拿到一个好的文凭,以再次参与到利益的再分配当中。正如萌萌所言,其所学的美术专业分为纯艺和设计,设计本身就是现代职业结构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设计当中又分为专业设计和设计管理,“我上了研究生发现哪怕是艺术专业做管理也要求文凭,企业招聘的时候管理岗位就非常看重这个,就是门槛要求,早知道应该上你们华科这种985综合性院校了,牌子要硬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