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寒假结束,《爸妈辅导作业的日常》还在上演:沉稳理性的爸爸心态逐渐崩溃,温柔可亲的妈妈急得直接抹泪…孩子也觉得特委屈:上学的是我,做作业的是我,不会挨批评的也是我,为啥都是我啊。

至此,大家可能会想到,如果让移植入体内的干细胞能够更好地适应非正常生理状况下的不良微环境,是不是就有可能跨越“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两大障碍?